Ice&Flame 泠日月桜

关于转世次郎搞事的场合(第一弹)

性格严重崩坏全部是假的刀刀!
不能接受的请点叉叉
初中低年级生幼儿园手笔
此文面向能够包容一切的太太们
OK?开始吧!

太郎太刀醒来的时候,太阳才刚刚升起,而房间里只有他一个人,不对,一把刃。
“次郎呢?这么早他去哪里?”太郎表示自己弟弟昨天才接回来怎么今天就那么浪了。
太郎住的是大太刀的房间,可是只有他和次郎住这儿。萤丸被明石国行拉去自己的房间,石切丸住三条大佬家精神病院[不是],外加考虑到他们都比较高大所以就这样了。
此时的次郎正在院子里若无其事地喝酒,可是他已经大干一场并且成功完事了。
他在每个刃(包括审神者)的椅子上抹了502,除了鹤丸的。他知道鹤丸喜欢搞事容易背锅,且为了排除嫌疑他在自己的椅子上也抹了。

一个小时后。。。
“握了个大草!谁在我椅子上面抹了什么东西!老子真踏马站不起来了!”审神者杀猪般的[划去]喊声把所有的刃吓了一跳,当然次郎排除在外,不过他演技可是一流。
“阿路基你怎么了?哎哟一一”压切长谷部刚刚想从椅子上站起来忽然连刀带椅子摔了。
“怎么回事?啊!”别的刀男们纷纷起立结果通通摔了。
鹤丸很不要脸外加不要命地这时候笑了。
他从容不迫地站起来一一
“诶?我怎么没有被粘?”
沉默。。。沉默。。。沉默。。。沉默。。。

“鹤!丸!国!永!”审神者带着椅子向鹤丸扑过去,短刀们和胁差们也同样如此。鹤丸见势不妙立马逃跑可是机动。。。唉。。。

鹤丸躲在本丸最高的一棵树上瑟瑟发抖,下面是人声鼎沸。大家都在异口同声地尽情痛骂。
鹤丸:这可真是吓到我了,我还什么都没做呢

鹤丸徒劳地喊着:“不是我!不是我!”
可是谁会买他的账?

结局下次写

评论(2)

热度(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