赤砂糖不是红糖

点开。

一只顽强存活的初二狗。

子博客:柒&玄&尘-OOC自救系统

我讨厌杰园,不要安利

全名赤砂糖罐,日文名日尚浅草,英文名Sanekoz

大名玄若凌。无功之辈。

别虐我的逆鳞------小柒,帕洛斯,约瑟夫(第五人格),七濑遥,南极石,鹤丸国永,茨木童子,土方十四郎(银魂),冲田总司(薄樱鬼),周泽楷,卫宫士郎。

玩第五监管一般玩红蝶就魔,玩宿伞就佛,玩杰克也魔,偶尔换了金纹碰上奈布就放奈布其他人还是杀。

杰约安咎真好吃好想日哭他们呢。

过激约吹,不吃约左但是不雷。吃杰约,殓摄。谁敢黑约瑟夫我直接拉黑。

最后啊……

全是大佬啊写你妈写。

全是太太啊画你妈画。

昨天的啦

约约的共研服游乐场之旅!

号是租的。

妈妈他好强啊!四杀时五台机子一台没开其实

这是2局

庄园全员 兽化

裘克的手里是一罐白色粉末。

他刚倒了一些进了一杯红茶,也许对杰克那伪绅士有作用,然后他来到门口,看见小约喝了那杯红茶。

“不——”裘克很快咽下了自己要说的话。

拿着粉末,他无目的地乱晃,然后晃进了求生者食堂。

裘克干脆把半量筒药全部倒进了求生者食堂汤锅里。不知道药干什么的,试试效果。

一只猫。

一只淡金色皮毛的,看起来软萌软萌的小猫。

淡蓝色的瞳孔,发出幽幽的荧光。

约瑟夫一脚把那个骚粉的猫粮盆踢翻了,里面的饼干撒了一地。

“你就给我消停点吧你!”裘克没好气地吼了一声。“还有······”他突然看到了大鹏展翅旳杰克进来。“还有为什么杰克你不走门?”

杰克没有理会。他隔窗看见了刚刚的一切。“裘克,不许欺负胡子先······啊嘞?不是胡子先生?”

小猫冷冷地白了杰克一眼。

这眼神居然该死的熟悉。

“是你的小美人。”裘克故意把“你的”二字咬得特别重。然后他走出去带上了门,打算去找艾利斯玩。

然后杰克大张着嘴看着小猫吃力地爬上了床。由于电脑是人脸识别,于是小猫拿了一张之前约瑟夫的照片。

是他的自拍。

小猫镇定自若地开了个记事本打字。(是之前凹凸乙女的设定,又放出来了)

“前辈,我是约瑟夫。”

杰克终于把那口红茶喷在了镜子上。然后他才想起来去抱猫。

小猫很乖,不多也不逃,安安静静地窝在杰克的怀里。果真可爱了好多,没有人形暴躁了。然后杰克边感叹边不安分地摸上了小猫的臀部。

一切以jio克手背上的抓痕结束。

艾利斯一般不吃那个汤,因此他根本没想过他会变成什么动物。

包括小约和裘克。

但是,可能他自己考虑到最近自己的工作量很大,貌似需要多补充点营养,好更顺利地撞飞监管者。

裘克捂住了自己随着威廉的脚步声一上,一下,一上,一下的脆弱的小心脏。

“我靠你威廉你变成什么动物不好要当只大公牛啊?!你这样一撞我们要给撞死的,屠夫是脆弱的!”

当时杰克正抱着约瑟夫,拿了个奶瓶给他喂牛奶。

然后约瑟夫把牛奶喷在了杰克脸上。

“为什么你这个伪绅士居然有主子撸了我我裘爷也想要前锋一起学猫叫啊我去庄园不值得啊!”

此刻威·公牛·廉自己也很方。

他想要的是皮肤不是变物种啊!

然后他看见了变成土拨鼠的——慈善家。是因为瑟维在他身边,而土拨鼠头上一块牌子写着“我是克利切”。显然克利切对这个动物并不满意。

威廉闭了嘴。

下一个进来的是伍兹小姐。很神奇,她居然没有变成任何动物。

“哇好可爱的小猫啊!杰克先生从哪里抱来的?哇看起来好乖啊!”

小猫忽然挣开了杰克的怀抱。

“诶,小约你去哪?”

小猫跑到了伍兹脚边抬起头。“喵嗷······喵······喵喵喵喵······”

翻译:老子不是大猪蹄子抱来的老子可是屠夫你莫给老子bb。

所以说,学好一门外语很重要。

“我其实想过克利切会变成什么动物,一般都是嗓门大的。我一开始想了狮子,猎豹,后来是连猴子我都想到了。”撸猫未果的艾玛艾玛抱起克利切这么说。小猫自己跳回了杰克怀里。

克利切不满地喷了下鼻子,失去克利切的瑟维不满地痛哭。

然后班恩一脸懵地扛着变成······狐狸的幸运儿。后面跟着绑了变成鼹鼠的海伦娜的美智子。

约瑟夫望了望骚粉的猫粮盆,又看了眼裘克和杰克的大餐,气不打一处来,······然后一个完美的扣篮,盆子扣在了裘克脸上。

“你这个小······”裘克愤怒地跳起来,却看到约瑟夫跳到了杰克怀里,像遇上了吃猫不吐骨头的生番一般似乎恨不得钻进杰克的肚子里才安全。

哇哦。红眼了。生气了。

小约在杰克的怀里举起一只爪子。猫化看不清,不过裘克确信他向自己比了个中指。

这不绅士。

杰克:啊啊啊可爱死了日猫判几年?

最终,裘克去找了薇拉——卖给他药的人。

薇拉表示其他人都会在一天后恢复原样,但约瑟夫不会。因为,沉底的药过期了。

约瑟夫大概会维持三周猫化状态,之后还要十天带猫耳和猫尾的人形状态,才会脱离药效。

啧。裘克咬牙。这下麻烦了。

“杰克先生你看,天气太热了,你的约喵都化了。”

哦,杰克已经幸福地流着鼻血晕过去了。

难不成挤在一个花瓶里很舒服?都流下来了。

约瑟夫自己对于这个新身份还是十分满意的。本来,作为一个人,因为身材娇小他可以藏在许多出其不意的地方,而现在,他可以到处流!

而且如果闯了祸,除了裘克,任何人的怀抱都是安全的。

砰!

啊,显卡的香气。宛如烤面筋一般,辣辣的感觉可~带劲了······

裘克在墙角瑟瑟发抖地盯着威廉看。

威廉并不打算攻击裘克,只是裘克红色的衣物令他烦躁不安。

随着威廉的脚步声,大地在颤抖。或许还有裘克脆弱的玻璃心?

威廉盯着裘克,裘克一脸呆滞。

由于裘克的冷淡,威廉打了个响鼻,裘克骑上火箭一溜烟逃了。

橄榄球掉在地上,威廉只得踢着它走。来到拐角,他与约瑟夫的视线对上了。

沉默。

哦对了,哪怕是猫,约瑟夫走近还是有红光心跳的。于是威廉一个反复横跳往反方向跑了。否则他要被做成烤牛排的。

由于就个威廉的体型太大因此他只得待在湖景村那个小木屋里,和裘克(的稻草人服装)作伴。比较娇小的能和老攻睡一块,除了嫌弃杰克的约瑟夫。

牛爷在上,威廉在第二天的太阳升起时变回了人。

得知一切原来是裘克“精心策划”的后,他也没怎么生气。

大家也都变了回来,除了依旧躺在杰克怀里熟睡的小约。

然后,威廉望见杰克的绯鹗鸟皮肤就扑了上去。

果然,没变完全啊。

“红色不红色的无所谓,只是单纯的想撞他。”

多无力的解释。

此刻,裘克正量着剩下的药。

“狂欢,才刚刚开始呢。”

TBC

ps:像蝶盲鹿幸什么的只一句话就不打tag了

[杰约]欲拒还迎(欢脱文)

千万不要相信受里受气的美男会不是个纯正的爷们儿。要么是与娘炮相反。总之就是个血气方刚的爷们儿。

杰克流泪哭诉。

然后,他并不相信小约真的喜欢他。当然小约也不承认自己喜欢杰克,总之,他的印象里,就从来没出现过小约对他撒娇的样子。

而自己也没必要,对他温柔了吧。

约瑟夫并没有想过要什么未来,而从前的想法都已经成为了一种负担,以同等重量也承载希望的负担。

杰克不耐烦的敲桌子。

“你把你的摄影师职业请先搁置不谈,我们需要一点额外规则。”

“我拒绝。”

约瑟夫果然听也没听。

“你无权拒绝。”杰克也同样回应,冷淡的,“我命令你。”

骰子在桌面上滚动着,撞到了烟灰缸,停了下来。面具下的绅士苦笑着,这还需要游戏来决定?

杰约二人一直都是赌博游戏的高手。

杰克的表情隐藏于面具下,而约瑟夫则将表情全部写在了脸上。如果你照着他的表情看,你就输了。

然而和杰克比对起来时,终究还是略逊一筹。

每天两口,把命喝走

然后就没了······前面那些是下章(下个坑)预告。

卡路里[摄殓]


虽然我赤糖吃殓摄不过既然舜凌君吃摄殓那我也摄殓吧。

每天早上第一句

秒表按下计时器

床上多赖三十秒

都要说声对不起

伊索卡尔真美丽

我就撸死在这里

努力 我要努力

只要能够俘获你

pose pose

只是为了得到你

pose pose

听说你爱小蛮腰

天天提着一口气

你希望屠夫佛系

业绩成倒数第一

我约瑟夫最NB

就算饿死在这里

不吃一口东西

哪怕二楼跳下去

wow~~~~

我不吸我不吸我不

我不吸我不吸我不

我不吸我不吸我不

我不吸我不吸我不

这是最后一次吸

哎哟喂真香

香甜♂的气息

宛如石灰烤面筋

我的卡尔已接近

心跳如激流勇进

躲在地窖里

刚立的flag已忘记

还是吸卡最要紧

杀了也不会给你

闪现与聆听

还有失常别忘记

小卡尔快来修机

我在旁边看着你

来来 深呼吸

戒掉殷勤来搞西(事)

不是安哥别恶心

不追到人别放弃




听说你爱小蛮腰

天天提着一口气

你希望屠夫佛系

业绩成倒数第一

我约瑟夫最NB

就算饿死在这里

不吃一口东西

哪怕二楼跳下去

wow~~~~

我不吸我不吸我不

我不吸我不吸我不

我不吸我不吸我不

我不吸我不吸我不

这是最后一次吸

诶老弟你不许来一口我真的会死的

香甜♂的气息

宛如石灰烤面筋

我的卡尔已接近

心疼如激流勇进

躲在地窖里

刚立的flag已忘记

还是吸卡最要紧

杀了也不会给你

闪现与聆听

还有失常别忘记

小卡尔快来修机

我在旁边看着你

来来 深呼吸

戒掉殷勤来搞西(事)

不是安哥别恶心

不追到人别放弃




奇了怪了

刚来的时候 明明杰克说

追一个人放下姿态其实很辛苦

我胡吃海喝到红蝶的腰快比我细了

原来乱吃消愁比追人更辛苦

希望 卡尔 摘口罩的

佣兵 缠杰克的

兢兢业业拍照瘦下去了十几斤

佛系了三个月卡尔叫我去约会

我要 不达目的不放弃

燃烧我的能量体!



香甜♂的气息

宛如石灰烤面筋

我的卡尔已接近

心疼如激流勇进

躲在地窖里

刚立的flag已忘记

还是吸卡最要紧

杀了也不会给你

闪现与聆听

还有失常别忘记

小卡尔快来修机

我在旁边看着你

来来 深呼吸

戒掉殷勤来搞西(事)

不是安哥别恶心

不追到人别放弃

ps:作者混在一群杰佣党里吃着杰约。

监管者们的三分钟日常番外2

ps:赤砂糖自己的日语为自学,未考取证书,水平极烂,欢迎吐槽。

“无咎,吾辈仍童心未泯乎?”

“……未。”

结果翻译器翻成了:“小黑,哥还是个儿童对吗?”“不对。”

所以这就登上庄园头条了,而且小白也成功获得一个称号:老顽童。

“去你的周伯通哦!”

而介于小黑最近越来越攻以至于差点把小白上了。

艾玛:“啊,其实没上成,反攻失败。”

反正,宿伞之魂的cp名又改了。不过自然了,小白还是攻。

简称范童组合。不是饭桶!

不过呢,小白辟谣后那个外号也就销声匿迹了,但是cp名已经扭不回来了。

翻译器:白:我能叫你八哥吗?黑:滚。

说起那句话其实是有来由的。

两件事,一件是在游乐场开放之际两人玩坏过过山车,另一件是,快要中秋节了,两人正准备给地府送些礼物。

了解到两人的想法,庄园主又破费又给屠夫宿舍装了煤气社。

顺便提一句,黑白二人的房间是和其他人分开的,然后给他们装了煤气社。

指纹识别。

“为什么用哥哥的指纹而不能用我的?”小黑无奈地哭诉。

咳,你够的到的那个不是开关。开关只有你哥能够到,还要垫脚,拿伞够,最后你哥是爬水池上够的。

真是难为我胖虎了。

身高歧视啊是不是?

总之,只要有煤气灶,早已熟识现代设备的兄弟就可以捣鼓出些东西。他们在庄园这印象最深的就是就是混进求生者食堂在他们那儿蹭的饭。

一种兽形的酥皮蛋糕,里面有杏仁和乳酪。

这种还确实有中式风味,不,很有中式风味,怕不要和杏x楼有得一比。庄园位于英国伦敦,而这个又不乏欧洲气息。

嗯那就选这个吧。

然后小黑拿来的长的像个拨浪鼓。

是小时候的他最喜欢的元素。更讽刺的是,小黑随手拿了管酱在上面挤上了“平安”二字。

小黑小时候玩过的那个,上面也有这两个字,然而他还是没能······

哥,你舌头掉地上了!

为了尽快地转移话题,小白调侃了一句你是不是童心未泯。

我去你妈了个翻译器。

无数次从被哥哥拦下的小黑手里幸存的翻译器,终于憋屈地上天了。

哦,为裘克的捡垃圾事业作出了极大的贡献。

杰克:我怎么觉得有东西离我远去了呢?

工资而已,别伤心。

杰克莫名有点肉疼。啊,我的小钱钱。

不对,那不是里奥的动作吗。

里奥:阿嚏!

艾玛:???

出乎意料的,地府里的人似乎很喜欢这所谓“阳间的礼物”。

于是这相当于鼓励两人多多蹭饭。

于是监管那头没人做饭了,大家都去蹭了。

约:硬硬硬,我要回国。

回到那个满大街走都是秃子假发行业十分流行的法兰西国度。

所以你不会也是个秃的吧?真的秃了让我哥歇壁暗送你一半头发呗。小黑不以为然。然后他伸手扯小约的头发。

当然了扯不下来。人家那是自己真长了头发。

黑白两位有时候也会去那边帮忙做饭,做出来还不错。

约瑟夫很开心。

因为汤里只要有头发不论黑的白的金的红的长的短的直的卷的他都可以说是黑白无常的!

然而他也脱过发就是了,只是比他俩好一点。

日本吸取了古中国的饮食精华,而自发展为一种风味。

当然是美智子比较熟悉了,只是人家只会说不会做。

于是他俩让她写下来,而导致了两位成为半文盲。

看懂中文字,偶尔还理解错。

“‘唐揚け’是油炸的意思!”

日语,拜托小黑是没戏的,于是小白开始自学。

“扣你吉瓦,emmmm博库诺纳马伊哇歇壁暗蝶斯,油罗溪库哦捏该以西马斯······库大赛一······”

蝶:无咎快来!你哥他犯病了!

TBC






占tag致歉吧

额是真滴需要好好认识一下各位杰约圈大神们。

原谅我比较透明不太会说话......

最近我几个死忠粉都开学弧了我好悲桑啊。

最近认识的就是一个琼澪太太,一个雪花,一个是鬼哥只有阿鬼能叫我赤糖别人不许叫!还有就是海星,星霁(凹凸圈认识的x,沫咕,还有那个所谓三流画手......

啊啊啊我也想要进入你们的点文名单呢qaq

不声不响关注不好玩呢

要互动啊互动


呸,互怼,是互怼。

人生如有三位监草

人生如接管一座第五庄园,庄园里有三位监草。

杰克,约瑟夫,黑白无常。

很多人,拿到两米八旳杰克就抱怨他没头发。拿到长辫及地的宿伞就抱怨他们半张脸。拿到有脸部特写的约瑟夫就抱怨他一米六。

智者拿到秃头爪爪杰,就感谢他腿长;拿到毁容的宿伞,就感谢他们有头发;拿到身材娇小的小约,就感谢他露脸。

也许这就是所谓,有些人永远更快乐的原因。

(莫名贼有哲理x

监管者们的三分钟厨房番外

著名的庄园颜值担当四人组。

杰,约,安,咎四人,各有各的特色。

杰克不露脸;

黑白各缺半张脸;

约瑟夫比求生者矮。

所以有整张脸的小约终于晋级监草。

“我这监管者可怜得像根草。”

然而人家女求生者就是特别喜欢看两米八的老流氓杰克欺♂负身材娇小的受里受气的小帅哥啊。

用靓仔的话说就是缺乏阳♂刚♂之♂气。【

人家只是长得阴柔点而已,内里敲凶的。上个床像打架。第二天腰疼起不了床的一定不是他而是挨了他拳头的杰克。

然而人家女监管者就是喜欢暴躁公子哥啊!

对了,这和标题有什么关系来着。[赤糖已逐渐忘记标题]

大英帝国有仰望星空派;

华夏文明有全球最咸泡面;

法兰西文化有脂肪含量60%以上的鹅肝。

所以帅哥都是吃黑暗料理长大的是不是啊?

“然而,为什么我社工也一样吃这种东西长大的为什么艾玛小姐不愿看我克利切一眼?!!”慈善家跪地呼喊。

上次双监管,杰&约。杰克:小约那个狂欢之椅不能挂人哦,那是克利切的午餐!约:哦。(然后气球上的绿师被放了)

艾玛:艾米丽天使那个机子不能破哦,那是克利切的晚餐!艾米丽:哦。

克利切:我给大家表演个生吞小电视。

杰克吃着派长大,却是个绅士。

小黑小白······得他们没有泡面。

约瑟夫每天脂肪摄入超标200%但腰比红蝶还细。

求花们最恨的就是在她们节食燃烧卡路里时窝在沙发里悠闲地吃巧克力吹空调然而身材苗条的小约。

在艾玛生日那天,她许过个愿。

“我希望我们都能像捐血一样给约瑟夫捐肉······”

太真实了。

艾玛停顿了一秒补上一句。

“要强制性的······”

路过的杰克在心里默念了一句主啊请宽恕然后他说:“到时候别忘了把他抬来放我床上。”

“不,然后把他炖成火锅。”艾玛回答。

薇拉:太残忍了,别忘了放点辣。

菲奥娜:太可怜了,应该放平底锅煎。

一开始,那个厕所的暖气只是用来给胡子先生趴的。

然后变成了拿去热馒头。使用者只是黑白。

然后变成了靓仔火箭筒的燃料。燃烧吧火箭筒!

然后给约瑟夫搬了去砸怼了杰克的裘克。

看吧护着老攻。你果然很喜欢杰克你个死傲娇。

“不喜欢内里老流氓的前辈。”约瑟夫淡定自若。

看!脸红了!

“涨红的而已。还有我只觉得周可儿欠揍而已。不要问了。”

杰克:啊我的小美人居然会为了我挺身而出!^q^

约:滚

暖气箱毫不留情地砸向了杰克。

后来呢,它的壳子裂开了,因此约瑟夫为数不多的消遣里“砸杰克”一项就被残忍剥夺了。

不过幸好本能还在。于是就成了他们的烤箱。

对了,差点把牛仔烤了的那种。

所以上次是怎么回事?

烤箱没炸,但是水管被靓仔小竹笋戳了。

但是那个暖炉哪去了呢?

“哦,那是克利切的夜宵啊。”

TBC

至于烤箱真的被克利切吃了吗?

他没吃。

他转手买了而已。

于是下水管冻裂了。

克利切被群殴,所有钱贴了去补了水管。并且还不够。

因此克利切变卖彩球,终于凑够了钱。

牛仔主场:直男der悲哀

“各位前辈好哇!后辈给您们拜晚年了!”

“现在都九月份了好吗。”

“所以是拜晚年啊!”

新来的求生者牛仔,emmmm也不算多新了。他,全庄园唯一的直男。

他得罪了所有监管着。

在杰克追人时把奈布套走,在裘克拎个火箭时把艾利斯带走,在约瑟夫抓人时,

“那么大一个伊索卡尔去哪了?!”

哦,然后双监管时套过小白,惹火了小黑。

还有从瓦尔莱塔背上套走特蕾西,从美智子的气球上套走了海伦娜。然后两人本来是往地窖走的。

我凭实力佛系大哥你这样我很方。

总之,半个星期的轮班监管,他得罪了所有人。

上午得罪一个下午得罪一个那种。

而且凯文大哥都让几个逃生者有点反感,比如说当时只认识约瑟夫和美智子的卡尔。哦,还有胡子先生。

卡尔像遭绑架一般呼天抢地。对他而言确实是绑架了。牛仔背负男性角色时自己与背负的人都要受一次伤害,约瑟夫不忍心砍卡尔,因此也没砍凯文,然后2人出大门了。

在约瑟夫的眼里,凯文把卡尔当盾牌挡攻击!

约瑟夫的心碎了。

“对了艾玛,你有发现屠屠们都坐在沙发上缩着一声不吭吗?”艾米丽问她。

“肚子疼?”

“哦,我是不是要帮他们洗胃?这是磕了颠茄还是假颠茄的节奏。”

“艾米丽,你有开玩笑吗?庄园早禁嗑药了。”

“那个叫牛仔吧?”靓仔忽然抬头满脸杀气。

约:“不是叫有套索没马的安哥吗?”

美:“套砂的法斯你威武雄壮,哦宝石之国里那句怎么唱。”

班:“······”

谢:“押韵,讲究。”

此时此刻呢,牛仔碰到了一点儿小问题。

他的床被劈了。

小问题不要慌。

他们宿舍没监控,因此牛仔大哥不知道谁干的。

谁都有可能,因为你引起了公愤。

公愤的定义是:由于牛仔大哥狂拆cp而成为众矢之的。

因为爱情。

你是唯一一个不明白人真的。(床被劈的事下章讲)

杰约二人正在体验双监管模式,等了45分钟。

“求生者快上班喂!”

哦,求生者们上班了。

看到有牛仔,本来打算好好佛一佛的。游戏可以输,人皇必须死。

然后二人联手把牛仔送上了椅子。当然多亏了奈布帮助。

怎么个联手法?

哦,一开局先把奈布送上了椅子。商量好的。即使杰克不太忍心用奈布当诱饵。

然后2人都走开了。

然后看到牛仔过去了,在套奈布的一瞬间——

terror shock了。用的闪现。然后医生救走了奈布。牛仔扔在地上,放血。

牛仔:“我需要帮助,快来!”

佣兵:“专心破译!”

[前锋]破译进度达到200%

[调香师]破译进度达到200%

牛仔:为什么没有人救我······

两个屠夫早就离开了。园丁很快地向牛仔所在地跑来。

“这位美丽的小姐一定来帮我了!”

哦,她在翻箱子。

她翻到了什么——啊她去打电话了!那个是加速治疗的!园丁小姐一定来救我了!

然而她跑了。

[园丁]成功治疗队友

奈布满血了。

下一个过来的是医生。她径直向牛仔跑来,在他旁边放了一个涂鸦。

然后她开始治疗。然后牛仔的身后投下一片红光。是杰克。然后刚摸起来,杰克迅速给牛仔补了一刀。然后牛仔又倒地了。然后牛仔放血死了。

他认为不能怪医生。他已经被医生小姐的温柔触动。

他好像,恋爱了。

然而,一看分数结算,医生是最佳演绎。第二是奈布。她比奈布高······399分。

400分不就是治疗队友吗?自己沦为刷分工具。

凯文痛苦跪地。

都是套路。

TBC

[地图更新庆]宿车之魂

吼啊,这里是蕾特黛雅蒙德,正文前我先bb几句,先给赤砂糖罐的粉丝们道个歉,太太其实每天都写了一篇,只是我没空码而已,我会尽快全部放出来的!接下来正文:

ps:作者无共研服,一切为想象地图!纸质版在学校写的!

“啊啊啊第五游乐场我来了!”

赤砂糖流着幸福的泪水奔向公园。然后一头撞上次元壁。

赤砂糖罐,卒。

死因:脑浆炸裂。


屠夫们很怨念。

为什么监管者不能坐木马。

“那个坏的啊,旁边在转的可以做。”莱利说。

不,主语是,求生者可以坐。

你们缺个主语的习惯不只残害一个人了。

屠夫打不到坐在旋转木马上的求生者。班恩亲测。


随着x德地图的普及,律师的地图派不上什么用了。

“这厕纸的味道竟该死的甜美!”

每次翻箱子,大家都不愿翻到的便是······地图。

因为针筒可以扎屠夫,工具箱可以砸屠夫,书可以抡屠夫。

哦,遥控器可以吓死屠夫。
                                                                  ——幸运儿

然而厕纸只能糊在······红蝶脸上。你必须在她释放刹那生灭时的最后三秒转身,十指连心,疾如电快如风一击而出,厕纸须正巧拍在红蝶脸上。然后能获得三秒对方定身状态······
                                                                  ——佣兵

红蝶:“其实你上次是凑巧把我点穴了······”


话不啰嗦,游乐场——月亮河公园真的好玩。

地图更新在早上,下午会成为游戏地图。因此上午是可以去玩的。

忽略掉下午也是玩的事实。

过山车的话,求生者可以坐着逃离监管者。实际上监管者也可以坐。

然后,在非游戏时间,轨道上可以站人的。比如说现在就是小白拎着小黑——拎着封印小黑的伞站着。

忽然左边一声惨叫。小白转角遇到爱······

转身发现一辆车飞驰而来······

幸&机&佣&盲&社:前面的走开啊!!!

对了社是谁啊?

社会人呗。

“······”

社工,是社工。皮皮善。

“纳尼——靠!!!”
                                                                  ——へし長谷部

小白他居然引用刀乱名言了······

“撞飞监管者+500”

“被撞飞+250”

在半空中,小白打开了伞。

然后小黑出来了一脸蒙地头向下坠入了······水里。

七哥你经历了什么。

在接触水面前一秒小黑打开了伞。

白:我又出来了?卧槽救我!咕噜噜噜······

既然监管者也可以坐,小白就坐上了过山车。伞里的小黑出现了明显的情绪波动。

黑:哥,我也想坐。

白:不,你不想。

但是小白在车子开动以后,承认了自己不适合过山车。啊到站了太好了。

我靠哪个杀千刀的把灯关了?

特蕾西打了个喷嚏。幸运儿打了个喷嚏。

过山车加速往前开。小白最怕的就是失重。

然后,结束了一程后小白承认可能小矮人矿车才是最适合他的过山车项目。

于是他打开了伞,然后那一秒过山车向回开了。

然后月亮河公园上方回荡着小黑撕心裂肺的惨叫······

小黑腿软。

于是他钻进了伞里。小白出来一刹那他的膝盖顶了启动。

就这样车一直开了下去,开了三个小时,反反复复。

车没电了。

然后小白惊恐地发现自己在倒挂着。

你们互相伤害真的好吗。

哦对了,下一局的监管是美智子,他飞天找人的时候找到了小白,然后把他救了下来。

下面一片安静祥和,蘑菇家再给黄衣大鱿鱼的丸子摊点火。然后前面是······克利切爆米花。

克利切不是生吞小竹笋吗?

所以蝶蝶是当屠夫还是当导游?

蝶:我知道我从今以后必须当一个佛屠了。

游乐场那么好玩抓个屁人。

然后一个小时了机子一个没破。玩啊!

对了,至于约约为什么没来。

他腰疼起不了床了。

那是杰克的说法。

实际上因为他没实装。

晚上,庄园主被迫将他们一个个赶了回去。

第二天。

“过山车呢?怎么不能坐了?!!”

哦对了,所有的游乐设施都不能坐了。成了交互工具。毕竟游戏要认真一下嘛。

第三天晚上,是每周一晚的黑白二人共在伞外的时间。

结果一群人在游乐场的过山车找到了他们两个。

“一起玩吗?”小白笑着拉住了小黑。

“那个不是没电了吗。”

“被小特改造了哦。对了,邮差和入殓师先生是怎么混入的?”

哦,卡bug进来的。

神奇的bug球啊。

侦探:我推了些啥玩意儿······